• <menu id="ucwus"><menu id="ucwus"></menu></menu>
    <nav id="ucwus"></nav><menu id="ucwus"><tt id="ucwus"></tt></menu>
    <xmp id="ucwus">
  • 長安評論網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藝前沿 >> 內容

    重審“文明等級論”

    時間:2016/9/1 11:07:12 點擊:

    凝固的常識受到質疑而被懸置的時候,我們可能一時失語。假如有人以大量的實例告訴我們習以為常的觀念背后乃空虛的所在,意義便容易被消解到黑洞之中。這是顛覆的力量,與此相遇,將考驗我們的智力。而學術研究遇到此類難題的時候,也恰是思想生長的時候。無論顛覆者還是被顛覆者,都有了一次重新自我定位的機會。

    許多年間,這種顛覆我們思維的工作,大多來自域外的學者的勞作。一年前,劉禾教授告訴我,正在主編一本全球史研究的論文集。她說,這不是一般的論文結集,“而是一批原創性的學術研究(original research)的會合”。現在,我終于看到了這本《世界秩序與文明等級》,如劉禾所說,的確是一本挑戰性的著作。全球史研究是我不太了解的領域,從劉禾的角度來說,她們這個團隊在研究方法上與以往的史學研究不同,“它不分國別史與世界史,而是把本國的歷史置于全球地緣政治的大范圍中來進行互動研究,因此,本國的問題同時也是世界的問題,世界的問題也是本國的問題”。由此產生的方法必然是多學科的合作,它的過程與結果,都有非同尋常的地方。

    問題不僅僅在于多學科合作,而是對于流行的觀念的一次顛覆性的闡釋。恰如美國學者杜贊奇評價此書時所說,它“為全球史的寫作,打開了強有力的新思路”。這是一本試圖改寫我們的學術地圖的著作,它在幾個方面質疑了流行了上百年文明秩序的合理性。不過,這也給我帶來了某些困惑,一個恒定的思想存在傾斜了。至少是我,在面對它時,不能不重新把目光投向我們民族現代化的歷史,我們以往的工作,沒有意義了么?

    給我們帶來刺激的研究常常是范式的轉換。但也有舊的思想的回歸。溢出與回歸,是學術鐘擺的狀態,但大幅度的溢出和回歸則引來爭論。我對于此書好奇的地方很多,一是研究這個話題的作者,多是文學研究出身的。除劉禾外,梁展、趙京華、程巍、夢悅、劉大先都是國內活躍的文學研究者。二是,還原了上百年的文明觀的源頭,這個源頭涉及到歐美國家設計世界秩序的初衷。在一個不公平的話語里,歐美之外的文明怎樣受到了的漠視,在此都有一個交代。三是,對于我們幾代人形成的知識結構,做出了另類的描述,研究者們認為,我們近乎在用一種西化的詞語言說存在。今天使用的概念,許多是“被近代”的產物,在這個概念里,我們的固有文明的表達受到了遏制。

    在這個團隊里,對于現代地理學、國際法、“亞細亞生產方式”、日本史、人類學、文學中“他者歷史演變”都有深入的闡釋。大量的文獻透露的信息表明,西方的文明論在初期是與自己的利益密切相關。在異于自己的世界里,西方人將文明設定成不同的等級,所謂野蠻、蒙昧、半開化等詞語,順理成章地成為國際秩序的依據。根據此而產生的各項法規,條約,都有等級制的痕跡。強國對于世界的分配,是從自己的文明觀出發的一種選擇。

    劉禾與自己的團隊的用意在于,這是一種文明霸權的存在,因了這樣存在,世界文明的描繪出現了問題,人類的多元的、豐富的文化受到了壓抑,現在已經是改變它的結構的時候了。

    所有的論者都以大量資料給我們展示了知識起源性的話題。世界近代文明的起源在此得到了一種明晰的說明。文明等級論涉及的話題甚廣,幾乎覆蓋了文化的方方面面。法律、金融、文學、軍事等都在這樣的邏輯里展開。劉禾《國際法的思想系:從文野之分到全球統治》涉及到東亞的近代,文章談及日本的時候,看出其“被現代”的尷尬,日本為了從“半文明”的恥辱身份掙脫出來,改變了自己的航線,“脫亞入歐”,進入歐美的話語體系。在一些日本人看來,向殖民宗主國的特權和經典的文明標準看齊,才是重要的。宋少鵬《“西洋鏡”里的中國女性》揭示了西洋文明論性別標準內在結構和在中國晚清的投影,以及中國女性的批判性的回應。姜靖《世博會:文明/野蠻的視覺呈現》,告訴我們世博會背后的殖民擴張背景。梁展《文明、理性與種族改良:一個大同世界的構想》則在民族學、人種學中看出中國晚清知識界思想變化的“虛假的必然性”。郭雙林《從近代編譯看西學東漸——一項以地理教科書為中心的考察》在文獻中指出了西方文明觀中的“毀滅性”,其中有“殖民主義者設置的思想陷阱”。而孟悅、劉大先提供的知識視角,也在另一層面證明了類似的觀點。

    這里不能不提的是程巍《語言等級與清末民初的“漢字革命”》,我以為是有代表性的論文。作者從東西方學者對于漢語的不同理解,以及漢字革命產生的過程,看出強勢文化對于弱小民族的壓抑。每一種語言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尤其是像漢語這樣的古老的存在,它的博大和幽深,因為存在的封閉性而在近代遭受厄運。對于母語的自卑,造成了認知的混亂,其中語言的變革和漢字的改造成了一時的話題。比如,世界語運動對于晚清知識分子的號召力很強,這源于對我們的文化普及滯后的焦慮。中國的讀書人只知道拿來這個方案,對于世界語的起源未必了解。程巍發現,世界語看似是世界主義的新夢,但發明這種語言的柴門霍夫是為了解決猶太人的安全問題而做出的創造性勞作,“所以這位世界語的創制者同時又是一個猶太復國主義者”。中國的知識人似乎不知或不懂這個悖論,他們拿來這些改革方案,解決的是自己的問題。

    這些不同角度的敘述,直指某些認知的盲區,但也讓我有了重新思考民初新文化的沖動。中國新文化運動,也是在西方近代思想啟發下的一種選擇。新文化運動領導者考慮的是解決內部的矛盾而采納了域外的思想與技術。從《新青年》刊發的大量譯介文章看,不都是帝國主義的邏輯,而是用西方知識分子批判、反思自己歷史的文章在激勵著自己。他們對于那些思想的起源和過程了解有限。從自己內部問題出發應對外部的挑戰,必然忽略域外話語的邏輯層次,目的不是成為西方的一員,而是像對手一樣有自由的天地。所以,我以為我們的前輩面對西方話語的時候,欣賞的是域外文明中自我調適的能力。這種調適即是一種文明批評和社會批評。

    五四之前的文人討論世界問題時,不免受帝國話語的影響,梁啟超、譚嗣同的世界觀中,有被文明等級論傳染的部分,但五四后,特別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傳播過來后,情況發生了變化,既有對于帝國話語的挪用,也有對帝國思想的批判。這種復雜的表達我們今天梳理不夠。劉禾團隊涉及到了人們認知中的空白。不過,劉禾等人的研究似乎忽視了對于文明等級論認識中的差異性,論文中缺少辯駁性的視角,這帶來了認知的單一性。但必須承認的是,本書對于我們從事近現代史和近現代文學史研究的人提出挑戰,我們的知識結構似乎難以回答其中的問題,可是我們必須回答這樣的問題。總結起來,應當有三點:

    一、我們如何看待一百年間向強國學習的歷史?

    二、我們如何面對我們自己的文明的內部問題? 

    三、我們如何激活我們民族遺產中有價值的存在?

    百年間的歷史,是借助西洋文明觀自我選擇的歷史。我們的現代化進程,有時受益于外來的思想,但也受困于這樣的思想。自左翼文化出現,一面學習西方,一面批判資本主義,已經成為傳統。這個過程我們喪失了一些存在,也獲得了一些存在。

    實際上,《世界秩序與文明等級》的作者,有的暗含著這樣的思路,只不過他們把思考的路向指向了另外一極。唐曉峰《地理大發現、文明論、國家疆域》涉及帝國話語的部分,也看出來自資本主義世界的馬克思主義者的批判的身影。馬克思早就看到,資本主義的世界地圖,其實是利益的地圖,人的私欲在此都有折射。討論文明等級論時,看到西方內部的分化與多樣性演變,以及在這個演變中生成的新的精神,可能與初期的赤裸裸的邏輯不甚一致。趙京華《福澤諭吉“文明論”的等級結構及其源流》向我們展示了問題的另一面,對日本的開化理論進行反省和批判的是日本的知識界,他們對于自己的前輩的文明論里的問題的冷思,說明強國的價值觀是在多元的交匯里變化的。

    對于文明等級論的批判來自西方和發達國家的知識分子,這意味著一百多年來西方文化的進化也有依托于自己的批判傳統的成分。如果我們只看到西方的文明等級論里的陰謀,而無視西方自身的多元文化的碰撞和不斷裂變、發展的過程,就會把我們自身的問題隱藏起來。文明是在對抗中互補互動的存在。列強帶來了災難,但也輸入了他們文化中值得借鑒的遺存。一百年來中國人苦苦向西方學習,不是希望成為霸權的國度,而是建立合理的世界秩序。而文化,則在“多”通于“一”中顯示自己的特色。

    中國知識界百年的域外文化接受史有豐富的經驗與教訓,應當承認也走過一段彎路。但中國知識界對于域外文化接受中最大的收獲是獲得了一種批判思維。這里除了馬克思主義之外,其他流派的傳統都使幾代人為文化的認識,提供了難得的參照。胡適的知識結構與李大釗不同,但對于傳統的態度,有驚人的一致。李大釗受馬克思主義影響甚深,而胡適的精神來源有杜威的元素,兩人都巧妙運用域外資源,對于新文化進行了有趣的勾勒。文明等級論在他們那里轉變為文明的進化論,每個民族都可以通過學習與對比,后來居上,成為人類和諧大家族的一員。

    這讓我想起康德在《實用人類學》中對于文明國度的文化心理批判性的表述。他認為“道德上的自我主義者是這樣的人,他把一切目的都局限在自身”。“能夠與自我主義相抗衡的惟有多元主義,亦即這樣的思維方式;不是把自己當做整個世界囊括在自己的自我之中的人,而是當做一個純然的世界公民來看待和對待”。揭示文明等級論與世界秩序建立的邏輯顯得異常重要。它至少告訴我們,人類的選擇有無數種可能,而非在一條路上。

    我個人以為,這里存在著一個差異性理論,其中有多個要點值得注意:一是應當承認文化的發展的強弱不同,弱勢存在體有其產生的根源,但不能滿足于狀況,學習他者極為重要。二是在對話中形成自我批判的傳統,必須意識到文明不是固定的存在,有盛衰之別,和變化的可能。三是在開放的視野里重塑我們古老文明中有價值的遺產,一方面不斷反省我們自身的局限,一方面吸收域外的文明有價值的東西,“取今復古,別立新宗”。 中國學界缺少對這幾種現象的深入研究,對于域外文明的過程的闡釋還遠遠不夠。在重審文明等級論的同時,既要考慮世界秩序的主奴背景,也要警惕民族主義和大中華主義演變為“政治無意識”。中華文化的包容性和開放性,才是它的價值所在。今天我們討論這個話題,不能不考慮這些因素。

    作者:孫 郁 來源:文藝爭鳴
    贵州快三贵州快三平台贵州快三主页贵州快三网站贵州快三官网贵州快三娱乐贵州快三开户贵州快三注册贵州快三是真的吗贵州快三登入贵州快三快三贵州快三时时彩贵州快三手机app下载贵州快三开奖 黄山 | 肥城 | 辽源 | 辽源 | 丹阳 | 惠州 | 滕州 | 永州 | 曲靖 | 阿勒泰 | 东营 | 淮南 | 桓台 | 惠州 | 漯河 | 晋城 | 甘孜 | 黔东南 | 博尔塔拉 | 天水 | 南京 | 邳州 | 宜春 | 垦利 | 新余 | 保亭 | 铜陵 | 清远 | 西双版纳 | 防城港 | 海南 | 香港香港 | 昌吉 | 濮阳 | 嘉善 | 云南昆明 | 乌兰察布 | 晋中 | 贵州贵阳 | 三沙 | 澄迈 | 广州 | 垦利 | 德阳 | 诸暨 | 聊城 | 昌都 | 遵义 | 铁岭 | 百色 | 阿坝 | 武威 | 鹤岗 | 荆门 | 四平 | 辽源 | 吴忠 | 东海 | 荆门 | 资阳 | 醴陵 | 江门 | 靖江 | 松原 | 通化 | 泰州 | 玉环 | 湖州 | 贺州 | 白沙 | 保亭 | 灌南 | 龙口 | 贵港 | 南通 | 汕头 | 乐平 | 文山 | 鸡西 | 白沙 | 连云港 | 巴中 | 汉川 | 五家渠 | 惠东 | 温岭 | 平顶山 | 洛阳 | 大兴安岭 | 张北 | 安庆 | 云南昆明 | 甘孜 | 三河 | 台山 | 龙岩 | 鄢陵 | 台中 | 台湾台湾 | 吴忠 | 枣庄 | 赤峰 | 济南 | 本溪 | 汕尾 | 滨州 | 基隆 | 怒江 | 三门峡 | 义乌 | 广州 | 云浮 | 鹤壁 | 榆林 | 泰兴 | 任丘 | 改则 | 雄安新区 | 简阳 | 通辽 | 泰州 | 宜昌 | 佛山 | 保定 | 衡阳 | 台中 | 辽阳 | 楚雄 | 昭通 | 桐城 | 泗洪 | 鹤岗 | 瓦房店 | 石狮 | 九江 | 舟山 | 丹东 | 海东 | 玉树 | 宁国 | 保定 | 云浮 | 仁寿 | 扬中 | 济南 | 娄底 | 佳木斯 | 黄冈 | 丽江 | 果洛 | 鹰潭 | 红河 | 台北 | 牡丹江 | 台南 | 张北 | 基隆 | 象山 | 临沂 | 鄂尔多斯 | 曲靖 | 汉中 | 通化 | 明港 | 慈溪 | 石河子 | 中卫 | 新疆乌鲁木齐 | 渭南 | 靖江 | 景德镇 | 长垣 | 三明 | 潜江 | 莱州 | 汝州 | 鹤岗 | 淄博 | 九江 | 南京 | 临猗 | 仙桃 | 石河子 | 晋中 | 黄山 | 邵阳 | 山南 | 海门 | 锡林郭勒 | 博罗 | 阿里 | 广西南宁 | 喀什 | 无锡 | 海拉尔 | 荆门 | 崇左 | 三亚 | 灌云 | 余姚 | 日照 | 云南昆明 | 沛县 | 陵水 | 庆阳 | 义乌 | 毕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