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ucwus"><menu id="ucwus"></menu></menu>
    <nav id="ucwus"></nav><menu id="ucwus"><tt id="ucwus"></tt></menu>
    <xmp id="ucwus">
  • 長安評論網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批評圓桌 >> 內容

    周瑄璞小說《多灣》研討會在京舉行

    時間:2016/4/14 17:01:16 點擊:

     

    由中國作家協、陜西省作家協會主辦的周瑄璞長篇小說《多灣》研討會于46日上午在中國作家協會十樓會議室舉行。

    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敬澤,陜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陳彥,陜西作家協會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黃道峻出席了研討會并致辭。陜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陜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李國平主持了研討會。在京評論家雷達、白燁、施戰軍、李建軍、賀紹俊、劉瓊、胡平、郭艷、李云雷、徐剛、王小王,及陜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李震、音樂學院教授仵埂應邀出席了研討會。

    研討會發言摘要如下。

        白燁(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中國作協小說委員會副主任)記得去年我在做中國文學報告的時候有一個長篇小說的綜述,在那里頭大概提到的作品十來部,其中好幾部是陜西作家的,陳彥的《裝臺》,周瑄璞的《多灣》,還有馮積岐的《關中》。

        周瑄璞的《多灣》是她非常重要的作品,我記得幾年前我看過電子版,有五六十萬字的樣子,現在是經過她自己打磨到將近五十萬字,刪掉了有十萬多字。這可以說是一個小作家的大作品。從年齡到名氣瑄璞還是一個小作家,但是這個作品是一個大作品的模樣。我看了以后比較吃驚的。我不知道誰在推薦這個作品的時候,提到了主人公有點像《白鹿原》主人公,我覺得重要的是她把這個人物寫得非常扎實,非常豐滿,非常豐厚。一般的人恐怕很難把她寫好的,或者很難把握的。她可能是把她家族的記憶跟藝術想象很好地結合起來,所以把這個人物塑造得非常好,這可能是我們當代文學中非常重要的收獲。

        季瓷這個人物有多方面的意義,一個是寫出了她在家族中的作為,她生孩子,過日子,而且她還有些信條理念,聽起來很簡單,但是很管用,比如說“省的都是掙的”,比如說“忍字沒有饒字高”,她就是按照這樣的格言自己在踐行,同時也教育她的子女。這部作品寫出了她在家族中的紐帶作用,傳承作用。

        同時還寫出了女性在整個鄉土文明中所起的作用,讓我們對鄉土文明有了更深的認識,這種從古到今的傳承不可能沒有女性,這個作品告訴了我們這樣一個道理,把這個道理寫出來很不得了。

        如果說能把筆力,更多地集中于季瓷的話會更不得了。前半部分講潁河故事,到一半左右的時候,寫到章柿去西安好像有點散了。城市的生活和鄉土的還不一樣,但是整個作品寫到了季瓷這個人物跟家族的關系,包括她的子女不管到哪兒,她都會想著她們,他們也會想著她,都是有無形的線把大家連在一起,把季瓷這個重要性寫出來了。所以說這個作品在鄉土題材寫作中的一個突破性貢獻,就是季瓷這個人物,這是值得好好去做文章,去解說闡釋的內容。

        我覺著不足的是,好像有點想求大,貪大求全。把季瓷這個人物寫好就很好了,后幾代的人寫很多,但是你看完之后留下的印象不是很深刻。

        但是整個作品是寫鄉土,尤其是寫女性和家族、和鄉土這種關系,所起的支撐作用,我覺得周瑄璞是可以寄予厚望的一個作家。有一些作家也寫長篇,但是你看到幾乎把她心力全部耗盡,但是周瑄璞讓你覺得她還有好多東西沒有寫,她呈現很多新的可能性,而且瑄璞我認識的時候,她那會兒還是業余作家,她不像我們一般人就是從寫作這一路走來,她是從生活中進入文學中的,是個真正的文學的熱衷者,或者說是一個酷愛文學者,而且她有她的生活積累,所以我覺得在這部作品之后,我真是希望她能夠把自己反思一下,理清自己的優勢在哪兒,她寫女性角色是一絕,要把女性跟中國文化的關系,跟鄉土的關系,把這種勾連寫好,我覺得你今后的寫作會有更大的出息和境界。

        胡平中國作協小說委員會副主任)《多灣》確實是一部比較厚重的作品,“重”跟篇幅有關系,居然有47萬字,這個字數不是白加的,加了字數自然會有重量。這個作品價值主要在“厚”,我就在想,它為什么顯得比較厚?有些小說寫的上百年,幾十個人,幾個家族,結構非常地宏大,最后卻沒有厚的感覺呢?這確實是值得研究的,她的這種“厚”是在于她寫出了這種過日子的細膩。季瓷說,“日子比樹葉還稠,你不得耐下心仔細過嗎”?其實就是這一部作品的基調,所以《多灣》就寫出了這種比樹葉還要稠的農家的日子,嚴格來講沒有太多不同尋常的事情。很多小說一寫到外在的東西我們就不太愛看了,因為這種外在的跟原本的敘事重點是不一樣的。《多灣》的重點還是在過日子,也可以說小說主要是在寫細膩的過日子,像樹葉一樣稠的日子,這就是中國人的特點所在。

        這里面一些小事情,非常有意思,兒媳婦羅北京要去回娘家,季瓷在地頭上給了五毛錢,人家當時就哭了。后來回家拿了五塊錢,兒媳婦也通情達理又交回了三塊錢,這種東西比寫抗日戰爭,比寫“文革”好看多了,因為“文革”和抗戰這種題材嚴格來講是社會性的,那種和文學并不是貼得最近的內容。文學主要還是寫人,所以這個小說顯得厚的感覺就在這兒,而且她寫出了中國人的民族精神。中國人比較勤儉包容韌性,都是自己想辦法把日子改善,搞得更好一點,這種過日子的精神確實也是中國人的一個特點。季瓷說“存錢要狠,花錢要忍”,季瓷攢了一輩子錢,她沒花過一個,她這一輩子的作用就是“把兒女供到城里,把孫子輩照望大”就可以了,這種傳統的觀念,尤其反映在中國的婦女身上,因為女主內嘛,所以她這個作品和一般的家族小說不同之處的確在于她寫出了一個掌握自己命運的,實際上也掌握了家族走向的這樣一個形象,這個在男作家筆下的家族小說的確是少見的。實際上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角色是我們大家都可以見到,說它是一個重要的貢獻,是在這上面體現的比較明顯,主人公很鮮活,一開始懷了孕丈夫死了,立刻就改嫁,帶領一家人還債,使家族走出困境。寫出了不一般的婦女的形象,這個形象畢竟是建國以來還沒有過的吧。

        季瓷死了以后,我就覺得小說的確就應該結束了,但是它沒有結束就顯得長了一點,因為作者把很大的熱情、精力都集中在季瓷身上,一旦這個人不在了,盡管西芳什么的,也可以看作是季瓷的一種精神的再現,但是畢竟還不是一回事,所以到了后邊,主要是結尾五分之一左右的時候,我前面說的厚重的感覺沒了,為什么沒了?除了說季瓷的精神已經很難體現以外,還有其他。《多灣》的厚重和它的語言有很大關系,河南農村的語言在《多灣》的成就上占多大的功勞呢?我覺得占了有四分之一、三分之一的功勞。那個語言太棒了,那小孩說要哭,“嘴一包一包的”,像剛才說“日子比樹葉還稠”,這些語言簡直是三分之一的功勞,到了后來季瓷去世了以后,場景一轉到西安,這些語境全沒了,所以這個厚重感一下子就沒了,這是我感覺到遺憾的地方,所以如何把西安的語言給弄進來?

        但是后邊高文化素質的語言也很棒,比如說“偉大光榮正確的就是太陽大地和陽光”。

        雷達(中國作協文學理論批評委員會副主任):這幾天一直在看《多灣》,四十七八萬字,我基本上有詳有略地看完,感覺到非常可喜,是厚重的一部書,也是當前長篇小說里面非常值得贊賞的作品,我覺得作者冒著很大的風險,完成了一個幾乎很難完成的任務,讓我感覺到一個女孩子在搞舉重,眼看就舉不上去了,最后終于三個燈都亮了,舉起來了。那還是很了不起的。這么一個大的藝術架構,這么多的人物,這么廣闊的生活畫面,從鄉村到城市的轉折,七八十年的生活跨度,她能夠寫下來我是很佩服的,我覺得這個作品自有它的價值。

        為什么說是個冒險呢?寫這種百年家族史,很不好寫,其中很多作品有兩個傾向,一個就是空的架子,一個是線性的敘事,隨著政治大事件演繹了一遍人物的命運,或者人物只不過是寫社會大事件的注解而已,這類作品挺多的,沒有什么新的發現。也還有一些作品,企圖寫,但是拿不起來,滿地的零碎拎不起來。瑄璞敢這么寫,還是非常震撼的,這是挑別人挑不起來的東西,因為對于70后的作家來說,我不能說她完全就不能寫這種作品,張愛玲23歲就寫《金鎖記》,就說明年齡和經歷不一定就決定她寫不出大作品,但是就我們目前來看的話,寫出這樣的東西又不空很難得,比如說《耶路撒冷》涉及到一些父輩的東西,但是他不是周瑄璞這種寫法,周瑄璞這寫法是正面強攻,空間非常艱難的,我覺得能寫成這樣讓我非常非常驚嘆。這是第一個我特別要講的看法。

        第二個,作品主要是以季瓷的形象為主,丈夫死了,又到了章家,主要還是操持家務,保護兒女,使這個家不要斷香火,能夠維持下去,她非常契合老百姓的生存,把生存問題一直放在很重要的地位,比如戶口問題在作品當中就是貫穿的,還一個就是城市和鄉村身份的轉換,二元對立的社會,周瑄璞她敢正面寫。整個家族要改變自己的命運,要在中國大轉型社會里面使家族能夠繁衍下去,生存下去。戶口問題,生存問題,農村和城市是兩個命運,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比如家屬戶口能轉了,但章西平年齡超了不能轉,這樣他一輩子的命運就注定了,后來章西芳為解決侄女戶口問題,差不多把自己的身體獻出去了。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覺得這是比較現實傳統主義寫的,這個作品還寫了普通人,由農村人成為城市人,為了改變命運,可以說是一部平民的奮斗史生存史,大背景還是從傳統的鄉土到現在都市的社會轉型。還有一個,這個作品的深層意義是什么?是寫女性的,不光寫季瓷,講述的是女性的身體,女性的作用,女性在家族中,在家庭中所起到的作用,這很重要。

        施戰軍(《人民文學》主編):確實如剛才老師們說的這是一部大作品,很不容易,實際上周瑄璞一開始寫作的時候就是以長篇取勝,后來到魯院之后才開始轉向中短篇小說的寫作,《曼琴的四月》大家也都知道。她寫了大量中短篇小說。在她以前的經驗基礎上拿出了這一部《多灣》,確實是一部非常了不起的大作品,作為他們這個年齡段,無疑是非常醒目的一個標志性的作品。剛才老師們說到了它七十多年的跨度,再一個它有厚度,就是連接著中國社會當中非常重要的變遷的過程,這個變遷的過程陜西文壇從《創業史》到《白鹿原》,他們的現實主義精神是一脈相承的,她這個是從河南的潁多灣這個地方寫到西安,這樣一種變化,歷史的厚度積攢到這里頭了。

        我主要想談談這個小說的銳度,它不僅僅具有一個跨度、厚度、語言的美感等等,這個小說其實是非常尖銳的,它一方面有季瓷寬厚的母親、奶奶這樣一種形象,而在這個形象之上我們看到,由于季瓷的對比,過去渴望圓融的境界,出現了一些銳利的鋒芒或者說針刺。

        我們從前面這個說法上看,從鄉村到城市的這種遞變里邊,戶口、身份、每個人的生計等等,在這個遞變的過程里,我們看到是一條大河開始向城市化進展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分杈的狀態,而這個分杈不是一般的分杈,是跑冒滴漏式的分杈。所以周瑄璞看到了我們歷史進程中的丟失,一方面是生活的指望在跑冒滴漏,漫灌開來,再一個對于我們生活要堅守的那些原則的跑冒滴漏,這兩者是在城鎮化過程里面必然要付出的代價,這一條是很多的父兄輩作家沒有注意到的,因為他們不熟悉年輕一代人的生活。

        周瑄璞為了把這個銳度寫得更飽滿,她一方面面對著的是一片傷痕累累的原野,那種空曠的、貧破的、要命的鄉村,以這個為背景,寫到了擁堵、追尾、驚險、空虛的、自命不凡的城市。章柿、章楝是他們中間過渡的一代,真的像路邊的那些樹一樣,公園里面的樹一樣,開始進入到光禿禿的城市,只剩下人和人之間內心的較量和肉搏,開始面向這樣一個破碎的、跑冒滴漏的城市。

       小說里邊兩個主要人物,一個是季瓷,一個是西芳。西芳這個人物非常非常值得我們把她經典化。她從小對信的渴望,寫信收信的渴望,一直延續到后來她做到女主播,在博客里邊與past交流,后來轉向郵件寫信。她在信里邊干什么呢?就是提出問題,或者說由于禁不住欲望地惹出一個問題,然后自己和自己不斷地在辯論,雄辯的很。周瑄璞的小說就是這樣一個特點,故事里邊不斷有議論出來,很受茨威格的影響,這種議論使這個小說的勁頭不斷地在增加,像我們手機里面玩充血游戲那樣,充完血就開始辯駁。這種辯駁和生活形成一種互文關系。

        人在追求所謂的欲望的自由,情感的自由,內心放置到一個區間的自由的時候,她沒有回避這種自由所付出的代價,這里邊她寫到了西芳和很多人的關系,各種各樣的男人,但是小說寫到后來,一場車禍迎來對她的懲罰。我看到這里的時候,馬上想到對他影響至深的茨威格。作品中對章西芳的懲罰不是放在西芳一個人的身上,她放在諸多元素身上,比如說女性,比如說城市,比如說脫軌了的生活。季瓷代表了一種在軌道上,或者說在一條大河上運行著的家族之船那樣的一種生活,在這個船上該有的零件都有。一旦上岸和分杈以后,貫穿到里面都不存在了,像情感需求的零件,肉體需要的零件,社會地位等等各方面認可的零件,破破碎碎的這些零件在西芳身上表現得非常突出。總之以零碎的方式表現出了這一代人面對城市生活的完整性,這是小說非常了不起的地方。

        賀紹俊(沈陽師范大學教授):周瑄璞的《多灣》是非常值得討論的,其實越值得討論的小說越有文學價值,剛才其實幾位老師已經展開討論了,這個討論涉及到對《多灣》結構的看法。我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覺得她這個結構非常好,恰好看出周瑄璞有她的藝術獨創性和思想獨創性。這個獨創性就在于它結構上的反叛和反常。的確好像看上去是兩個部分,一般常規人來說,為什么主人公季瓷去世了你還要寫那么長?我覺得她是有想法的,這個想法我覺得也非常好。

        家族小說一般有兩種模式,一種是寫這個家族有序到無序到衰敗,還有就是無序到有序到興旺,這兩種模式去套《多灣》好像都套不上,實際上可以看出周瑄璞她在寫小說的時候有自己的看法,就是她試圖用一種超越世俗的價值標準來總結這種人性和歷史,因為很多作品雖然你看上去精神很宏大,但是寫來寫去,都是寫家族的發家致富,或者寫家族的出人頭地,或者寫家族的光宗耀祖,都是寫世俗的家族標準,但是周瑄璞的《多灣》,她是寫普通百姓,寫普通人,她不是寫普通人如何通過自己的努力發家致富,這個季瓷一直在努力,努力不在于得到只是物質的東西,努力是讓生命更加地輝煌。她寫了這一點,而她強調了普通人的這種精神,在今天還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覺得從這個結構上它的特別性能夠看出,她是有自己的追求的。

        所以,我覺得從家族小說的角度來看,她的敘述是很有特點的,因為面對中國,她寫的是近百年來的這樣一個家族史,這近百年是一個風起云涌的歷史,往往寫這段歷史都是寫得驚心動魄,但是你看周瑄璞的敘述是如此的從容,所以我覺得她是創造了一種曲曲彎彎而又舒緩流淌的家族敘述。曲曲彎彎是因為人們的命運是很艱難的,很復雜的,多變的,那么舒緩流淌就是普通百姓過日子的尋常心態,這種舒緩的敘述有效地表現了中國在現代化進程中的時間矛盾,因為這一百年來恰好是我們中國開始現代化進程這樣一個關鍵的時段,她表現了現代化的時間矛盾。我覺得這一點是她在思想上的特別之處。

        所以我很看中那個鐘表的設計,鐘表設計說明她是有想法的。她不僅僅是把它作為一個道具。鐘表它是現代時間的象征物,人類進入到資本主義現代化的時候,有了這種機械制造,制造出的機械鐘表,它是用精確的時間刻度來走入現代化進程,所以鐘表象征著現代時間。但是中國的現代化是有時間矛盾的,一方面我們在文化意義的觀念上是超前的,但是我們的現實,我們的生存基礎跟這種超前是處于分裂的狀態,我們還沒有達到資本主義生產這樣一個物質條件,所以是有分裂的,這是我們中國現代化的一個時間矛盾。《多灣》恰好是觸及到這樣一個矛盾,就是現代的時間努力要插進到中國的歷史進程中間,但是中國的歷史進程在普遍意義上是像季瓷一樣,用一種傳統的時間在生活,所以我覺得這個季瓷就像小說中寫的,鐘表對她來說,是一個奢侈物,一個稀罕物,小說中有這樣一段話,“在鄉間這樣的一只表只是擺設而已,沒有表天也要明,也要黑……”,這個情節很有代表性,就說明傳統時間和現代時間的一種矛盾性。

         另外我很欣賞她寫鐵路,寫季瓷和鐵路的關系,季瓷為了給兒子送饃沒坐上火車,怎么辦?就在鐵軌邊走幾十公里到城市去送饃。一邊是列車奔騰向前,一邊是她一個小腳女人邁著這樣緩慢的步子往前走。這樣的情節很有象征性,你發現實際上在我們生活中間,現代和傳統之間仿佛像一邊是奔馳的列車,一邊是小腳女人在走,這就是中國當時的狀態。這個小說的確就涉及到這樣一個中國現代性的時間,它即使到了八十年代也沒有消失,所以在《多灣》中間它具體就表現為一種物質層面的現代與高速,而倫理層面的傳統與穩定,所以她花很多筆墨寫八十年代,寫季瓷去世以后,她后輩的生活實際上還在延續著,在探討這個時間矛盾的問題。

        所以我覺得周瑄璞她觸摸到了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時間矛盾,但是她沒有心慌,相反由于她對奶奶般的人物形象季瓷懷著由衷的敬意,她就發現了應對時間矛盾的一種精神力量,這種精神力量就體現在季瓷身上,她是傳統的,也是倫理的,同時還是母性的,它包含著慈愛,堅韌,勤勞,誠信,有一種韌勁,所以你看她整個故事不寫季瓷如何如何努力讓這個家發達了,實際上一直就是個普通百姓的家庭,但是她的這種精神很可貴,也許她就傳遞給后代了,而這種精神是追尋著傳統的時間在運行。季瓷她可貴之處就在于,她能夠讓自己的生命節奏的尺度與歷史的時間刻度保持著協調與平衡,從而就在這個時間矛盾中間游刃有余。季瓷雖然去世了,但她的時間刻度依然刻在了后輩們的心上,所以作品一定要在季瓷去世以后,還要花一部分篇幅來寫她后輩的生活。

        其實你從周瑄璞在每一章前面的引子都能夠感覺到,她其實是有自己想法的,作品上部引的是民謠,后半部開始引的是《漁夫和金魚》的寓言。她為什么用這樣的東西做引子?前面的民謠代表了一種對傳統精神的肯定,后面的寓言表示了對物質的否定。所以這個小說強調的不是物質,而是一種精神,這種精神在傳統文化中間。所以季瓷的時間刻度是能夠調試她的生命節奏的,而這種生命節奏可以讓我們更好地去應對現代化,我覺得這恰好是周瑄璞在這個家族小說的大陣容里面給我們提供的一種新的思想發現。

        仵埂(西安音樂學院教授):我看了周瑄璞《多灣》以后,第一個印象就是心里非常喜悅,這個喜悅來自于我對周瑄璞創作一直的關注。為瑄璞高興。

        結合陜西文壇的優良傳統,當下青年作家對這種宏大品格的追求,《多灣》是最為成功的一部。

        正因為這樣的追尋,同時這部作品還有一個方面,讓我感覺到也很驚訝,或者說我非常贊賞的,就是周瑄璞在敘事當中的溫婉,從容,舒緩,典雅。她對待歷史,對待人物,對待村莊發生的事,從容不迫,不慌不忙,作品里面有大量的閑筆,我甚至想起《紅樓夢》中的閑筆,叫你一下子回到了民國時期,也可以說解放前期的這樣一段真正的鄉村生活狀態。比如說下雨之后,季瓷就講故事,非常地生動,為什么呢?我看到周瑄璞的這些故事的時候,我就想起了我的祖母,她也是這樣一位慈愛而剛強的女性。所以說季瓷這個形象我非常有感觸,很認同。

        70后的作家,把上個時代她沒有經歷的事情,能夠那樣真實地再現。所以周瑄璞真是下工夫了,你能看出來她在邊邊角角上打磨的那種細膩痕跡,不是粗制濫造,匆忙呈現,而是非常用心,細節的處理,人物的語言,整個打磨得非常地細致。

        另外她的整個作品視點當中也是很正向的,她對人物對歷史的理解,我是贊同的,她對處理一些關系的視點我也很認同,比如說她處理章四海和桃花的戀情,她具有同情性的理解;包括對西芳婚外情的敘事,作品具有現代性;包括對于“文革”,對里面諸多人物的處理,她在很溫婉的敘事中,在從容不迫的故事流動中對人物事件的價值判斷,我認為是正向的,值得贊賞的。從故事的結構,從對人物的塑造,從對漫長的這樣一個歷史時段的把控,同時對于隱藏在人物背后作者的敘事態度,我都是非常贊賞的,所以我覺得這是非常難得的一部好作品,毫無疑問是我們陜西近年出現的應該是非常值得關注的一部的大作品。

        李建軍(中國社科院文研所研究員):這個作品是生活在陜西的作家寫的河南人的生活,是一部豫人小說。河南人是一種什么人?他跟陜西人是截然不一樣的,陜西人基本上是不出關中的,但是河南人不一樣。因為河南是一個什么地方呢?逐鹿中原,問鼎中原,是一個戰亂頻發、黃河水患的地方,所以這里面寫到河南人的漂泊,我把它叫做拔根,扎根,離鄉,還鄉。作品里面彌漫著濃濃的鄉愁。

         作品還把河南人在考驗情境里面的生存意志和生存智慧寫出來了,這個是陜西人所不具備的,所以大家看《平凡的世界》路遙屢屢寫到河南人,而且是贊美他們吉普賽人的品格,忍辱負重,充滿了對生活的善意和樂觀的態度,我覺得在《多灣》里面,無論在西芳的身上,還是在季瓷的身上,就是要寫河南人的堅韌樂觀,而且是很偉大的生存精神。這是一點,另外具有核心意義的,描寫河南人的品格,其實還有一個象征意義,就是寫的整個中華民族,他們生存的境遇,在這個象征意義下面,她的敘述內容是非常尖銳的。這種對比有兩個東西構成,一個她在里面大量地關于大地、河流、山川、自然景物的描寫,構成了作品的一個底色,稍微留意一下,這里面反復地寫大地的品格,大地的仁慈包容,尤其在487頁有充滿詩意的描寫。這是作品的一個穩定底色。

        與之對照的是生活,充滿了動蕩,充滿了歧視,充滿了痛苦,充滿了對人的羞辱。里面寫了階級歧視,寫了饑餓,還有戶籍制度,帶給一個遷徙到異地,沒有戶口黑人黑戶的屈辱感。到了后來城鄉戶籍的意義已經不大,但是西芳還是給侄女項潔辦了個城市戶口,為什么?她在象征意義上是去實現自己的人格尊嚴。這里面像這種階級歧視也是非常嚴重的。按照我們中國人的觀念一方面我們要發家致富,這是中國人的理念,貧農是很恥辱的事情,是懶惰的象征,所以不愿當貧農。另外不茍取,不要別人的錢財,所以他不拿地主的東西,不要地主的地……我覺得這都是寫到了跟大地的這種無私,這種平靜,這種包容,這種生生不息,構成了一種反諷結構,很智慧很有力量。

         所以她在平靜的正常的大自然的背景下寫出了生活的動蕩不安,以及這種傷痛,這是很了不得的,非常精致的一個反諷結構。

        更有一個核心基礎的理念,就是周瑄璞在作品中所表達的對生活中堅韌的生存精神的一個致敬,一種贊美。這個我覺得也是在現在這個價值失范,社會失序的時候特別需要的和應當積極建構的。現在很多作家沒有這個理念,他內心就有點渾沌,寫人的欲望,寫生活的齷齪,寫完就完了。照亮人心、鼓舞人心偉大的東西他沒有。所以這個作品是有力量的作品,是一個像大地一樣表現著堅忍樸實的生活態度的作品,而且捍衛內心最基本的道德原則,自強自尊,不落井下石,不趁火打劫,不要別人的東西。又有著像普通人很正常的價值觀和價值原則,一方面不要別人的土地,另一方面主人公問,“做軍鞋做啥價呀”。這里面構成了非常微妙的反諷,所以我覺得這個作品解讀意義空間是相當大的,作者的反諷不是虛張聲勢的,不是血淋淋的,而是平靜的,足見她在敘述的時候去掉了內心的躁氣。

        尤其到最后,“如果說這世界上真的有光榮正確而偉大的事物,那是應該是陽光空氣大地河流……應該是這地老天荒的變與不變”,這都是非常有詩意,有哲理意味著的,有著核心意識和基礎理念的,這叫有靈魂的寫作,有精神指向的寫作,有內在高度的寫作,這個作品給人的感覺,總有一種東西,像絕火一樣,在暗夜里引領著你,吸引著你。

        講講問題,編輯出版這本書,首先沒有為讀者考慮。它沒有《白鹿原》字數多,卻比《白鹿原》厚,拿到手中不舒服。從作者角度我講兩個問題,一個我是概括力的問題,這里面很多無意義的描寫太多了,幾句敘述就交代過去,大概知道這個人他想說什么就行了,沒有必要兩個人物對話沒完沒了,其實沒有啥意義,所以字數之多篇幅之厚,很大程度上與你的概括力意識不自覺有關系。第二,敘述的邊界意識不自覺,敘述者的語言,不要放在人物的口中語言去,這是小說家特別特別注意的事情,可是在這里面經常看到敘述人的話語,比如像100頁,季瓷是個沒有文化的女性,但是你寫她的意識活動的時候,會寫“接受我的權宜請求”,“權宜”和“請求”是個書面語言,放在她的口中是不準確的,類似這樣的很多了,你一定要把你的話語限定在她可能產生的話語表達的邊界當中。另外要注意字的發音,而且前后的重復,漢語里面非常講究這個陰陽頓挫,這個雖然很細小,但是足以反映一個作家這種語言上的意識和自覺程度,在語言打磨上要再用心一點,如果有渾濁不清的都把它調整了。

        李震(陜西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陜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我覺得這個小說為我們展現了多角度闡發的可能性,既可以從心理角度,也可以從社會歷史角度、文化角度、敘事角度等等。限于時間,我在這兒只說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關于“陜西的70后作家”這樣一個概念。我們對70后作家是有一個固定的預期的。因為從90年代后期70后作家登上歷史舞臺的時候,就已經形成了她們自己的面貌,而且是以女作家為代表的,這個面貌可能是有這么幾個方面,一個方面是以隱私寫作、身體寫作為主;第二個方面是以寫城市生活為主;第三個方面是她們一個消費型和快樂型的作家群體,以快樂為原則,快樂至上。但是陜西的幾位70后女作家都不是這樣的,都是在寫苦難,在寫農村,寫歷史。她們沒有快樂原則。這使陜西的70后女作家可能在全國是一個特例,一種另類。

         前幾年《文藝報》和《陜西日報》也都討論過陜西作家斷代問題,陜西的三座文學大山路遙、陳忠實、賈平凹之后,文學的脈系能不能傳承下去。我覺得應該已經傳下來了,陜西的70后把陜西文學的基本精神、鄉村敘事、苦難書寫、悲劇意識這一套全部延續下來了。所以在“70后”和“陜西作家”這兩個概念的交叉地帶,出現了這樣一個新的概念:“陜西70后作家”,我認為這一概念值得全國關注。

        第二個問題,也是我今天要講的一個主要觀點:《多灣》是一部心理小說。盡管我們可以從多種角度去闡釋它,但是我覺得《多灣》作為一個心理小說,是最基本、最主要的判斷。剛才有人說到它是一部史詩。的確,它是書寫了歷史,但寫歷史的就一定是史詩嗎?如果是一定要說是在寫史的話,我覺得它應該是一部心靈史。小說當中涉及到歷史的場景,包括饑餓、“文革”什么的,都是心理敘述的支點,而不全是對歷史的反思。我認為《多灣》作為心理小說的理由有這么幾個方面。

    一是小說的敘事基本上是以心理過程完成的,而不是拿故事情節去完成的。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標志。

    二是小說最精彩的部分全是心理描寫。這部小說里邊可以衍生出來好幾部我們沒有書寫出來的心理學著作,比如說寡婦心理學,這里面幾個類型的寡婦寫的非常好,當時我都是為之動容,桃花是一種寡婦的類型,季瓷嫂嫂季劉氏是一種類型,還有于芝蘭是又一種寡婦的類型,她們的心理都不一樣。還可以衍生出一部偷情心理學,比如說桃花與章四海、季劉氏與周老師、章西芳與轉朱閣等都有著完全不同的偷情心里。此外,還可以再衍生出一部網戀心理學,張西芳和past之間的網戀心理描寫,現在網戀很普遍,至今還沒有這么精彩的心理表達。從心里描寫的角度,我認為這部小說最成功、最感人的部分,就是章柿一生找尋繩姐,最后只找到繩姐的墳墓時的那一段心理描寫,真正叫催人淚下。

    三是從大框架上的來看,如果按照佛洛依德的理論,把一個人的心理分為兩種類型,即生的本能和死的本能,生的本能的極致就是愛,死的本能的極致就是死亡、毀滅。整個《多灣》正是在死亡和愛的兩個極端之間的蜿蜒曲折、沖突與激蕩。而且小說用大量生動的敘述,刻畫出了愛極而死,死極生的生死輪回的辨證關系。

    四是我覺得《多灣》是一部人格心理學。人格本身是心理學研究的重要現象。整部小說所有這幾十號人,他們共同的奮斗目標就是人格的完善。季瓷是這樣,她即使在乞討的時候也不丟掉自己的人格,她會用剪個花,給村里的姑娘來維護自己的人格。章有福也是這樣,他一生的痛苦就是因為人格的殘缺。如果按照人格類型來分的話,季瓷是人格最完善的一個;最不完善的是章有福,他甚至在捉奸的時候,表現出的不是憤怒,不是吃驚,而是自己大哭起來。這是典型的人格不完善,人格殘缺;章西芳具有復雜的多重人格,她深得祖母季瓷的人格標準的遺傳和規訓,又遭遇到現代社會關系的復雜糾葛,因而導致了她的人格的多重性和復雜性;而在“文革”中利用階級關系整人的章節高那一批人,是屬于分裂型人格,等等。我們可以從人格角度去考量這些人物形象的得失和成敗。因此,整部《多灣》也可以被我們看成一種人格心理學。

    從這些意義上說,《多灣》是一部比較典型的中國化的心理小說,它雖然不同于19世紀以司湯達、福樓拜、托爾斯泰為代表的歐洲心理小說,也不同于20世紀的以喬伊斯為代表的意識流小說,但它是一部延續了陜西小說傳統的心理小說。

    我的第三個觀點關于《多灣》中的前文本與互文性的問題。大家可能沒有太考究注意每一章開始的引言,前14章的引言全是河南的民謠民諺,后12章的引言選自普希金的童話詩《漁夫與金魚的故事》。這個引言不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也不是一種裝飾,而是作者巧妙設計的潛文本,它與小說本身構成了一種互文關系。

    14章的民謠民諺匯聚了河南這一帶民間生活的經驗,這些集體經驗與小說中人物的個體經驗構成了一種互文關系。后12章《漁夫和金魚的故事》里邊三個角色,老漁夫,老太婆,金魚,他們的心理或者人格,或者對物質的欲望都非常不同,正好和小說中的人物形成了一種相互的拉動關系,我們可以通過普希金的童話詩中的三個角色去延伸這一組人物的意義空間。

    前一段我寫了一篇關于陳彥的《裝臺》的文章。《裝臺》里面用一個叫“好了”的瘸腿狗,通過《紅樓夢》唱“好了歌”的跛腿道人,將《紅樓夢》變成了《裝臺》的潛文本,從而形成了《裝臺》與《紅樓夢》的互文關系。作家這種伎倆是很豐富的,周瑄璞是用引言的方式把《漁夫和金魚的故事》變成了《多灣》的潛文本,形成一種互文關系。《多灣》的人物意義就可以延伸得更長。

    總的來講,面對《多灣》,或者其它作品,我們不是簡單地說是,或者不是,而是要更多的發缺它的可闡述的,可研究的空間。當然,不是所有的作品都具備這樣的空間。

        當然《多灣》的問題也是值得研究的,至少我覺得小說的人物太多了,信息過載了,時空跨度也太大了。這種情況一定會出現一些不統一的問題,譬如前后風格不統一。周瑄璞可能對這個小說的期望過高了,因而把自己的老家底全部拿出來了。應該把它分開寫,現在這樣,文本有點不堪重負,所以我希望周瑄璞今后的寫作可以總結一些《多灣》的經驗和教訓,寫出更好的作品。

        郭艷(魯迅文學院教學部主任):談《多灣》,還是要談到周瑄璞70后的作家身份,不應該把周瑄璞僅僅看成陜西的70后女作家,可以看成當下整個70后作家的寫作,因為一開始敬澤書記也談了,這個文本有很多解讀的方式,剛才李震老師是從心理小說的角度解讀。

        我就從女性閱讀的角度來談,我覺得《多灣》最成功之處是寫了季瓷這么一個人物。《多灣》是一個非常悖論的過程,70后女性作家沉著平靜的敘事非常讓人感動,一方面女性主義觀念,她會有沖突,在47萬字里面覺得女性有很多觀念,在對季瓷的閱讀當中,不停地纏繞著你。《多灣》提供了70后女性回溯當代歷史的一種路徑,從她的創作當中可以看到借鑒了家族史和很多當下電視劇文化這樣一個背景,成功地塑造了季瓷這個人物形象。《多灣》在故事人物層面繼承了陜西文壇厚重的色彩,季瓷現代版西芳更多有一些獨立剛強的色彩,我非常同意施戰軍老師說的,她有銳利的一方面。

        作為一個專業讀者,我想探討的就是《多灣》當中女性主人公的精神氣質和性格特征何以形成。因為周瑄璞畢竟是70后女作家,如果她是50后女作家寫出季瓷我覺得很正常,我所關注的是這個長篇背后所呈現的女性主人公身上的特質,西芳實際上是季瓷的一個現代版,剛才戰軍老師對于西芳做了很好的解讀,我也非常認同。

        《多灣》為什么可以變成兩部長篇小說,上部寫季瓷,下部寫西芳,可能對于70后女作家自身深層的記憶,或者說她的精神發展,可能在對于季瓷的尊重當中有點不滿足,有一點延伸敘事,也有一個多向性的闡釋,因為后半部我覺得西芳這個人物寫的比較匆忙,有些地方還可以寫得更細化一些,尤其是對于女性的這種精神發展,實際上有更多的可能,尤其是從《多灣》這個長篇小說寫作,它所顯示出來的非常強勁的實力來說,以后在這一方面,希望瑄璞可以做得更好。

        劉瓊(《人民日報》文藝部理論批評室主編):我個人覺得她這部作品的價值,當然是寫出了季瓷這個人物,但我認為,因為她的價值所在于她是女性之手寫出那一段歷史。這部小說還有另外一個更值得推介的東西,她對當下現實,因為我們往往把我們過去的歷史寫得很生動,或者寫得比較圓滿豐富,但是我們對當下事件這樣的一個發言能力,在作家當中還不是那么地明顯,或者說不那么地有自覺意識,因為這部小說的自覺意識,它是從七十年歷史一路來寫,是在比較環境中寫當下歷史。我們覺得她從前寫得好,當下寫得不滿足的,恰恰也是我們當下所存在的問題。

        另外一個,她在寫當下也好,寫歷史過去也好,我覺得她寫出的這種日常性比較重要,這個日常性其實就是我們說在日常生活中,也是要寫歷史的,每一個歷史或者每一個時段她都能拉開一個層面出來,每一個層面都有很多疊加的事件、現象和人物,每一個人物都有一定的首尾,這是比較完整的。

        另外一個,談到現實主義這個問題,我們常常會理解成一種自然主義的東西,我們會寫一種自然,我們看到的,或者我們感覺中發生的東西,但是對一個作家來講,我覺得她還有主體性的東西在起作用,對于周瑄璞這樣的作家,她的出身和文化教育背景,她在這里面表現出來一種自覺,這就是她在寫作中有她自己的建構和主觀介入,這是她的一個文化傾向,她寫到河南文化、中原文化這樣的一些范疇,比如說家庭,有很典型的中庸文化,中庸文化里面積極的東西,消極的東西也都寫出來了。主人公進入城市以后,這種文化其實還是在延續,但是會有一些斷裂,實際上這是一個時代的斷裂,是一個歷史現實本身的斷裂。

        最后說一點,大家都提到這樣一個前后語言,會有一個斷裂式的閱讀感受,前半部比較典雅,后半部比較開放,或者比較的白話吧,從古典的意境到現代的東西,作家是有意識選擇這樣的表達方式,跟她的生活跟整個的現實貼近。我自己對后面有些描寫上有不滿足的地方,比如兩性關系描寫的直白,可以處理得更加典雅一點,或者說更加古典一些,那樣的話更符合她這部小說一以貫之的氣質了。

        李云雷(《文藝報》藝術部副主任):這是一部特別厚重大氣的作品。我主要想談它對我們20世紀中國人豐富經驗的概括和理解,或者說作者寫出了一個中國故事,劉瓊那篇文章我也看了,里面提出了一個問題,就是周瑄璞其實對后面的生活經驗更熟悉,可為什么前邊那些寫得更加讓人印象深刻?這是很好的問題,就涉及到我們作家怎么來處理個人體驗跟大的中國故事這樣一個關系。確實不同的時代可以講述不同的中國故事,《創業史》是一個中國故事,《白鹿原》也是,現在《多灣》提供了一個我們這個時代的作家,對整個中國從傳統到現在,從鄉村到城市這么多豐富復雜經驗的概括和理解,在這個意義上我覺得《多灣》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因為它確實給我們提供了很多以前沒有的角度,以前沒有的經驗,尤其我覺得她把那些經驗的豐富性寫得跟以前的作家不一樣。

        大家比較集中討論的問題就是季瓷去世之后這個部分。應該是很有必要的,因為這個部分其實涉及我們對小說結構的理解,也涉及對小說本身想要表達的中國人經驗的部分。比如說每過一段時間,季瓷他們家族的人生活都會發生變化。如果對我們中國的歷史跟現實有一個了解的話,就會覺得她是用這樣的方式來概括我們中國進入20世紀到21世紀,這樣一個特別豐富復雜的歷史。我覺得是一種對立,從鄉村到城市,從傳統到現在,各種復雜的經驗。當然她可能也面臨這樣一個難度,就是說現在很多作家如果想整體性地處理這樣一個豐富經驗的話,會遇到一個問題,怎么把握這樣一種風格的完整性和整體性,這個可能不光是周瑄璞一個人遇到的問題,而是我們作家都會遇到的問題。跟《白鹿原》的時代,或者《創業史》的時代不一樣,因為《創業史》它有一個整體的世界觀,《白鹿原》也有自己的世界觀,他們看待歷史的方法是固定的,當然也是豐富的。周瑄璞《多灣》里邊,她可能看待世界的方法,看待歷史的方法會是更加豐富的元素,角度也很多,價值觀很多元,但是你怎么把這么多多元的豐富的價值觀念,包括對歷史細節的呈現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性的,有自己獨特的視角,周瑄璞在這個方面尤其后面處理得還不夠,但是這確實是一部難度特別大的小說,周瑄璞在她現有的基礎上,已經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典范性處理的方式。

        最后我還想向陜西作家表達一下敬意。陜西作家從柳青到路遙到陳忠實,他們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能在自己的基礎上有一個飛躍,寫出代表一個時代的重要作品,比如我們看柳青他在之前的《銅墻鐵壁》跟《創始史》還是有很大差距,《白鹿原》也是一樣的,他們通過生活當中的磨礪能夠達到一個飛躍,這個很了不起。周瑄璞這個小說也是在她以前創作基礎上達到一個很高的成績,確實值得祝賀,也希望她能寫出更好的作品。

        徐剛(中國社科院文研所助理研究員):剛才老師們談到《多灣》是非常厚重的小說,中間一個明顯的斷裂。但是這個斷裂是非常有必要的。因為我們過去談小說,談歷史,喜歡談前30年,后30年,她這個小說實際上很好地處理了前30年講我們的祖輩父輩,他們那樣一種物質的困頓,后30年處理的是我們這一代人,包括作者這一代人他們所面臨那樣一種精神的迷惘。所以實際上這個斷裂非常有必要,整部作品就是一個非常復雜宏偉的交響樂,它有一個非常必要的變奏,通過這樣一種變奏來體現作者非常宏大的一種敘事野心,所以我覺得這是很有意思的。

        這個小說前半部分處理季瓷這個人物,很多老師談到了,這個人物帶出的問題是什么?就是通過穿越歷史的塵埃去觸摸父輩一代人這樣一路走來的道路,她體現了對歷史的敬重,對父輩的一種緬懷,但是這部分的內容,我們也覺得非常地熟悉,因為它有固定的套路,它實際上是在一個我們非常熟悉的歷史框架中,非常安穩地等待故事的進展。我們對它的評價調動了我們以往閱讀的經驗,。但是實際上真正復雜的是,它后半部分處理核心人物章西芳,是非常意外的形象,可以帶出后30年的現實問題。包括她脫離鄉村,如何面對城市這樣一個問題,作者所設置的人物身份就是女主播,這是很有意思的,這個身份是有非常豐富的意味,她對文字有一種迷戀,她是一個知識者的形象,她必然攜帶著欲望,這種東西都是在文本中一一實現。這個人物非常復雜,也非常的富有意味,她一方面非常進取,又有一種妥協,她對生活是一種我行我素的態度,又有隨遇而安的成份,她是我們這個時代,是我們身邊觸手可及的人物,甚至他就是我們自己,章西芳這個人物就是一代人的精神投影。

        所以她在這個故事里面,對她的設置有一個作者自我建構的一種東西在里面,一方面她是有一種焦灼一種迷惘。在小說里面我們不情愿地目送主人公一步步地走向沉淪,迎接她的懲罰(我不喜歡用救贖這個詞),但是她最后實現了一種重新獲得精神安慰的自由,獲得了一種通脫的層面,這體現了精神成長的一種印跡,所以后半部分恰恰是這個設置,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故事里邊需要充分展開的層面,我覺得這是值得認真分析的原因。

        王小王(《作家》雜志編輯):《多灣》是一部70后作家用文學來直面近百年中國現實的一個開端,尤其是70后的女性作家。雖然這個作品有大的構架,很大的企圖,所以導致了它現在看起來不是那么地完美,而且有一些松散的部分。但是最打動我的正是這種大的企圖,我們有理由相信瑄璞就是季瓷的傳人,有季瓷的精神,就像她寫的一樣,“有男人的心氣,不同的只是長了女人的身體”,她用少有的心氣,這么大的企圖去表現整個中國這一段的變遷,從生存史寫到當下現實,從求溫飽到在欲望都市里的掙扎,她其實想把整個東西承載在里面。當然有很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不是很完美的地方,但是這種大的企圖是我非常感動的。這也是我決定把上下部放在一起,破例用二十多萬字發表的原因。不管是完美也好,有缺憾也好,我希望我們能夠完整地呈現一個70后女性作家對這種大的文學企圖的追求。

    作者: 來源:
  • 上一篇:畢飛宇:鳳姐“款步”,及種種反邏輯
  • 下一篇:沒有了
  • 贵州快三贵州快三平台贵州快三主页贵州快三网站贵州快三官网贵州快三娱乐贵州快三开户贵州快三注册贵州快三是真的吗贵州快三登入贵州快三快三贵州快三时时彩贵州快三手机app下载贵州快三开奖 周口 | 许昌 | 扬中 | 儋州 | 阳江 | 苍南 | 潜江 | 上饶 | 石狮 | 北海 | 淄博 | 锦州 | 宣城 | 基隆 | 黔南 | 安阳 | 长葛 | 沧州 | 石狮 | 驻马店 | 安阳 | 昭通 | 舟山 | 安顺 | 肥城 | 珠海 | 博尔塔拉 | 六盘水 | 阳春 | 德清 | 宁夏银川 | 通辽 | 茂名 | 如皋 | 嘉善 | 桐城 | 邢台 | 铁岭 | 天长 | 鹰潭 | 海安 | 巴中 | 宁夏银川 | 七台河 | 日喀则 | 乐清 | 乳山 | 克孜勒苏 | 临汾 | 汉中 | 大庆 | 宿州 | 黔南 | 内江 | 南京 | 燕郊 | 汝州 | 益阳 | 阳江 | 辽源 | 酒泉 | 张掖 | 宜春 | 郴州 | 安徽合肥 | 自贡 | 包头 | 吐鲁番 | 芜湖 | 广饶 | 白沙 | 锦州 | 梅州 | 汉中 | 昌都 | 乌海 | 河池 | 七台河 | 荣成 | 信阳 | 公主岭 | 吕梁 | 汕头 | 黑河 | 和田 | 大连 | 宜都 | 泉州 | 枣庄 | 张掖 | 肇庆 | 惠东 | 沧州 | 林芝 | 六盘水 | 余姚 | 池州 | 黑河 | 石狮 | 德州 | 单县 | 阿拉善盟 | 抚顺 | 海拉尔 | 鹤岗 | 天长 | 邵阳 | 阿勒泰 | 张家界 | 项城 | 吕梁 | 禹州 | 东海 | 广州 | 桐城 | 固原 | 霍邱 | 蚌埠 | 邹城 | 东台 | 舟山 | 德清 | 灌南 | 阳泉 | 临猗 | 福建福州 | 沭阳 | 萍乡 | 青州 | 鹤壁 | 陕西西安 | 张掖 | 吉安 | 和田 | 辽阳 | 吉林长春 | 燕郊 | 仁寿 | 贺州 | 邢台 | 肥城 | 哈密 | 抚州 | 台中 | 兴安盟 | 邹平 | 贵港 | 临沧 | 三沙 | 海丰 | 邹平 | 乐平 | 克孜勒苏 | 周口 | 青州 | 桐乡 | 自贡 | 锦州 | 晋中 | 天门 | 林芝 | 巴中 | 神农架 | 桐乡 | 吉安 | 儋州 | 延边 | 潜江 | 娄底 | 龙岩 | 扬州 | 通辽 | 许昌 | 汉中 | 鄂尔多斯 | 忻州 | 怒江 | 台南 | 乳山 | 宜昌 | 琼海 | 青海西宁 | 宜都 | 泸州 | 绵阳 | 阜新 | 大丰 | 任丘 | 宜春 | 张家界 | 晋中 | 广州 | 绵阳 | 鹤岗 | 新疆乌鲁木齐 | 迁安市 | 云南昆明 | 克孜勒苏 | 山南 | 兴化 | 玉林 | 中卫 | 七台河 | 武安 | 张掖 | 牡丹江 | 遂宁 |